时时彩走势图技巧: 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道路的真相与正名

现在反省来看,中国的农业集体经济总的道路是正确的,是有前途的。虽然其中有许多坎坷,但集体化道路毕竟优于个体经济,这个结论是毋庸置疑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从科学的角度上来分析和观察中国农村的集体经济发展过程。大跃进时代与文革时代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农业集体化经济所造成的,而是当时某些政策上的失误所造成的。把政策上失误所造成的问题,归结为集体经济的存在,这既没有依据,也没有实证。

天津时时彩网址 www.j4zwv.com.cn 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道路的真相与正名

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道路,走过来是十分坎坷的。五十年代初,第一个互助组,第一个初级农业合作社的出现,带有一点自然生长的意味。那个时候,也有一些基层党组织的支持和鼓励,但是绝对没有行政上的强制要求。然而。这样一点星星之火也逐渐形成燎原之势。到了1955年,毛泽东看到《中国农村社会主义高潮》的小册子,并为之写了不少按语。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道路发展进程才逐渐展现在公众的眼前。

换句话说,从最初的互助组、到初级社,这个过程并不快,但相对也是稳妥的。大多数互助组与初级社的参与者,都是农村中相对贫困中的群体,或者是是属于土改中的贫农与下中农的一群。中农是不需要参与这样的组织的。他们劳力多,牲畜也多,自家耕种自家收获是有余力的。但对于一些劳力少的家庭来说,土改后分得的土地他们无力耕种,如果家中有病人,则更难维持生计。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得不把刚刚获得不久的土地卖掉,主要是卖给中农,以换取为数不多的现金?;蛘呶秩粘??,或者去给家中的病人看病拿药。这样的生活也维持不了几年,很快他们就会陷入重新的贫困之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农村中的一些基层的党员和党的组织认为自己有义务帮助这些贫困的农民家庭。他们组织了互助组,进行最初的变工与换工。再后来就组织起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几户、十几户农民联合起来,把土地、牲畜和农具集中起来,共同进行生产劳动。组织起来力量大,这个最基本的道理,就是这样体现在最初的农民集体经济组织当中。一个初级社,所组织的农户,只是一个自然村中的一部分。直到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才把全村的农民都组织进来了。

高级社的出现,最初也是一个自然的生长过程,条件成熟一个,成立一个。但是后来,在某些地区,出现了所谓冒进的现象,条件不够成熟的地区,也组织了高级社。但正是因为条件不够成熟。这样组织起来的高级社问题不少。这样的高级社,往往是在上级行政命令的强制下,组织成立的。对于这种高级社,农民不太适应,组织者也是一片茫然。所以有些成立了高级社的地区,其当年的农业生产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这就引起了一些地区的反弹,要求解散高级社。由于种种原因,有些地方的高级社在成立后不久就解散了,史称砍掉了二十万个高级社。

对于这段历史,评价上是有区别的。有人认为,中国农村社会主义高潮的到来是历史发展的趋势,只应该支持和鼓励,不应该反对和打击。而有人认为,当时确实存在着冒进的现象,反冒进成了一个必要的任务。这两种评价,直到今天也还存在着争论。不过,实事求是地说,初级社的自然成长过程的经验,在高级社阶段,本应该得到认可和采纳。我们讲实事求是,就是要反对一刀切。高级社后来的情况,这种一刀切的现象确实存在。这肯定对中国农业社会主义道路的发展和中国当时的农业生产存在着一定的不利因素。

但是,也有人说,气可鼓,不可泄。对于中国农业社会主义的发展,应该鼓励为主,而不是打击它。这话说起来容易,实际做起来并不容易。当时那种略带有“左”的急躁情绪,总想一步到位。这种情绪后来在1958年的大跃进年代得到了更为突出的张扬,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更大的损失。

后来的问题可能就更难控制了,在高级社的情况还没有得到稳定和巩固的时候,人民公社的高潮又来到了。这个高潮甚至超越了高级社的阶段。全国人民公社化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得到实施。而当时的人民公社,规模极大。像北京市海淀区,仅有四个人民公社。每个公社包括了原来好几个自然乡,而原来的每个自然乡,则成为一个管理区。每个自然村是生产大队,而原来初级社的规模组织,就成为生产大队下面的生产队,或者生产小队。而最初的所有制关系,是在公社这一层面上。当时的所谓“一平二调”,都是在公社层面上进行的。具体说来,假设有两个乡,即管理区,原来的生产力水平是有差异的。平原地区的管理区相对富裕,生产水平高一点,而丘陵地区的管理区,相对贫困一点,生产水平也略低一点。但在年终分配上,公社则实行的是平均分配,生产水平高的管理区,没有因为多劳而多得,而丘陵地带的管理区,也没有因为收获少而少得。这对两个管理区的社员生产积极性都是有所打击的。出力多的而不能多得,出力少的也没有少得,所以两个管理区的社员的生产积极性都不会很高。这在后来所谓吃大锅饭,开办农村食堂等做法上已经有所显现。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农村经济的困难,天灾是一个方面的因素,但人民公社这种过于高度的所有制关系,这种所谓“一平二调”的政策,对农民生产积极性的打击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另外,在所谓“大跃进”时期,有些农业省份的领导,一味追求高指标,把本地区农业生产的预产量报得过高,结果在粮食收获之后,远没有达到原来想象的指标。但这些地区的领导硬要打肿脸充胖子,硬要按原来的指标交纳公粮(农业税),造成农民口粮严重亏欠。这为后来农民吃不饱埋下了祸根。而有的地方的农民,不仅放弃高指标,而且将收获的粮食瞒产私分,没有交足原来指标中的公粮,所以没有造成严重的饥荒现象。毛泽东后来还说,感谢几亿农民瞒产私分。就是针对这个现象所说的。

过于急躁的人民公社化与后来大跃进时代的高指标,为国民经济特别是农业经济带来了很大的损害。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各级领导都能冷静下来,认真查找原因,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那么让人民公社逐渐走上正轨是完全可能的。例如,当时把过高的所有制关系调整为“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就是把农业生产指挥权与分配权从公社一级下放到生产大队一级,同时撤销了管理区,将原来的管理区重新组建为新的公社。这就是说,每个原来的自然乡,或者行政乡,就成立一个单独的公社。这是一种有益且有效的改革。

人民公社时代,最突出的成绩就是进行了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在那个时代,大批水库和引水渠修建了起来,这是后来中国农业生产能够搞旱防涝的重要保障。北京郊区现在很多旅游景点,都以各种“峡”的名字命名,这都是当年兴修水利的成果,都是当年修建的水库所形成的景观。

然而更深层的改革却没有继续进行。如何在人民公社的体制下进行科学的管理,科学的生产,这到后来都是一个不小的课题。然而,在当时偏“左”的氛围中,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深入探讨和解决的可能。于是,一些地方搞起了“三自一包”,即自留地、自由市场、自负盈亏和包产到户。这种做法应该说,在一些地区对于缓解农村那种在偏“左”环境中的错误做法有一定的意义。但是,这对于刚建立不久的人民公社这个集体经济的运营,不能不说是一种打击和倒退。毛泽东对此不满也源于此。

今天来看这个问题,我们不能苛求前人。当时的三自一包是一种权宜之计,但确实在某些地区产生了一定的效果??墒?,我们到底要怎样在中国农村社会主义道路上寻求更为积极的做法,这可能在当时还是不太容易走的路子。

然而文革一来,一切又都被“左”的东西所带偏了。不仅原来允许存在的自留地被收回来了,而且农业学大寨运动,使得农村地区的县、区、乡(即公社)对于农业生产的行政手段更为强化了。这或许就是后来凤阳小岗村所面临的问题。大约到了七十年代中期,有些地方才恢复了农民的自留地。但是在全国,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今天已经不得而知了。

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农业联产承包责任制,准确地说,并不是针对农村人民公社的农业集体化,而是针对当时县、区领导的行政手段。但是,不幸的是,最终的结果,是农村人民公社被解散了。很多地方的农业集体经济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和打击。农具被瓜分,土地被分散,农田水利基本设施长年无人管理,被严重荒废。

对于联产承包责任制所带来的八十年代初中国农业生产的丰收,有人也给出了不同的解读。有人认为这是包产到户的结果,有人认为这是中国大量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结果。因为很多水库和水利设施都是在七十年代中后期修建的。而这些设施正好在八十年代发挥了作用。所以要在这里确定到底是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是农田水利设施给中国农业带来的丰收,已经很难有明确的定论。

然而,我们看到,在所谓包产到户的风潮之中,就是有一些农村的共产党员和农村干部,坚持走集体经济的道路,坚守集体经济而绝不放弃。我所知道的,一个是北京郊区房山县窦店,还有一个是河南的南街村。南街村先是实行了分田到户,后来又收回了,重新组织了农业集体经济。而窦店,则一直没有放弃集体经济。不管外界如何评价。至少这两个地方的农村集体经济给农民带来了较高的收入和较高的生活质量。这是人们有目共睹的。

在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过程中,人民公社被解散了。农村集体经济失去了重要的依托。在我看来,解散人民公社这一做法未免过于草率。一方面,既要保留农村集体经济,而且国家从来没有说过要取消农村集体经济;另一方面,又看着人民公社这样的组织形式不顺眼,一定要除之而后快。这种矛盾的态度让人很难理解。

现在反省来看,中国的农业集体经济总的道路是正确的,是有前途的。虽然其中有许多坎坷,但集体化道路毕竟优于个体经济,这个结论是毋庸置疑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从科学的角度上来分析和观察中国农村的集体经济发展过程。大跃进时代与文革时代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农业集体化经济所造成的,而是当时某些政策上的失误所造成的。把政策上失误所造成的问题,归结为集体经济的存在,这既没有依据,也没有实证。相反,我们更多所看到的是,那些集体经济遭到严重破坏的农村,几乎没有什么共同富裕的例证?;蛐砟抢镉猩倭康呐┐甯换?,但那只是某种鹤立鸡群,是存在严重的贫富差距的。现有的发展较好的集体经济,基本都是某种共同富裕的状态。

不管什么样的经济学者或者专家,对于农村的建设与发展提出什么样的建议,如果那是反对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的,我们都必须有所警惕。这条路早就证明是走不通的。任何忽悠和煽动,都是有毒有害的。我们万万不可大意。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strong>

「赞同、支持、鼓励!」

天津时时彩网址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道路